明頓蛋糕的戰爭

/ 大穎文化 總編輯 Carol

我每三星期跟另外兩個媽媽輪流到荳芽班上當晨光媽媽,在老師去開會的早自習時間講故事給小朋友聽。

前一陣子我講了一個很有特色的澳洲繪本故事──《袋貂魔法》。
故事是說一隻會變魔法的袋貂阿嬤為了保護小孫女,就把小袋貂變隱形了。
剛開始小袋貂很開心,漸漸長大後,她想看看自己到底長什麼樣子,於是要求阿幫她變回來。
很不幸,阿忘了把小袋貂變回來的方法,她只依稀記得要吃幾種人類吃的食物才能變回來。
最後,阿小袋貂走遍澳洲、吃盡澳洲特產,才找到三種食物,小袋貂吃了變回原形,終於知道她自己長什麼樣子

 

其中關鍵的一種食物就是澳洲的經典糕點──明頓蛋糕。

在我講故事的前一天,我無意中發現有一家精品百貨公司竟然剛好引進明頓蛋糕。
雖然很貴,我還是咬牙買了七個。我想如果讓小朋友一邊聽故事、
同時也可以吃到故事裡的食物(特別那東西是台灣沒有的),小朋友除了開心之外,肯定會把那故事牢牢記著。

當時,我萬萬沒有想到因為一個明頓蛋糕竟會引起一場戰爭

小朋友如我所料,大家都很想吃吃看讓袋貂變回來的神奇明頓蛋糕。
我一開始定的規則是──我要請七位從頭乖到尾的小朋友嚐嚐這蛋糕。
因為我正在引導這一班孩子靜坐,蛋糕是那天的一個很好的誘因。

當然,故事結束後,我從一班二十六位孩子裡挑了七位給蛋糕。很不幸的是,
我沒有給到芽在班上最要好的朋友,我們就稱她叫「沒蛋糕」吧。
以往「沒蛋糕」每回沒拿到晨光媽媽們的禮物就會回家跟媽媽哭天搶地告狀,
「沒媽媽」跟我講過幾次,我一直只當是孩子說說而已,過了便算了。
沒想到這一次「沒蛋糕」沒拿到我送的明頓蛋糕,「沒媽媽」也加入戰局。

在我講故事的那天下午,「沒媽媽」本來照例是要帶「沒蛋糕」和芽一起去上游泳課的,
因為我要上班,當初「沒媽媽」自願幫我帶芽一起去,據說「沒蛋糕」膽小又抗壓性低,
一定要荳芽陪才肯去。那一天,因為明頓蛋糕,「沒媽媽」騙芽說她們不去,
所以不來接荳芽了。不巧的是,芽的家教老師剛好有空,便帶荳芽去游泳。
「沒媽媽」的謊言於是穿幫。

隔了幾天,芽回家跟我說「沒蛋糕」帶了明頓蛋糕去學校,特意拿到芽面前吃給她看。
示威!一個孩子因為一件小事可以延續這麼些天的壞情緒,再做出示威的動作,頗叫我驚訝。
「沒媽媽」始終沒有來問過我明頓蛋糕的事,我想她是依著孩子的要求,就帶她去買蛋糕了。


有一個希臘哲學家說:「對一個孩子最殘酷的事,就是讓他有求必應。」
孩子跟害孩子,有時只在媽媽的一念之間而已。

換到「沒媽媽」去當晨光媽媽時,她帶了果凍給全班每一位小朋友,獨獨漏了芽。
事情到這裡,身為芽的媽的我,不騙人!我是火大了!

我跟芽討論這件事時,問她:「妳會難過嗎?」
她說:「一點點。」眼眶有點紅。但是,馬上又說:「沒關係!反正我也不愛吃果凍

我真的很想去扁人!一個大人這樣對付一個孩子!
我很於心不忍,再問芽:「妳知道為什麼『沒媽媽』不給妳果凍?」

她點點頭。「知道。因為妳沒給『沒蛋糕』明頓蛋糕
「我不是故意不給她,因為她沒有做到我要求的標準,我不能因為她是妳的好朋友就給她
沒拿到的小朋友多的是,不能因為沒拿到就亂發脾氣

芽說她知道。
「所以妳知道不是因為妳不好才沒有果凍?」芽點頭。
「所以──不要在意,好嗎?」
芽說:「好。」

之後,我跟荳芽說了我剛剛上班時碰到的一些事

那一年我才剛畢業,剛進出版界,因為之前一直在幫這家公司寫文章,
老闆一見我去上班便極重用,引起一些位高權重的總編、主編們不滿,總是想盡辦法惡整我。

那時候,每天起床一想到要去面對那些可以欺侮我、我無力還擊的主管,我就先哭,哭一哭、擦乾眼淚,再去上班



「媽媽,妳好可憐。為什麼還要去上班被人家欺侮呢?」芽這樣問我。
「因為我很喜歡這個工作,想一輩子都做出版,所以我不要讓那些人影響我。
雖然那時候很不開心,可是,我決定要撐下去。我只要想我自己喜歡的工作就好了

幾年後,那些人不知道到哪裡去了。而我,擁有我自己的兩家公司,依然做著我喜歡的出版工作。
芽,有些不愉快,要撐過去,不要被打敗喔

沒有去扁「沒媽媽」,甚至經過好一陣子都沒找她談兩個孩子的紛爭。
我讓芽自己去面對「沒媽媽」對她的不公及友善。而我,面對「沒蛋糕」這個孩子時,
會在心裡暗暗地罵「死小孩!」然後,把該給她的機會跟禮物一樣給她。

芽還是每天開開心心地上學,只是換了好朋友。我也一樣去講故事。
孩子一旦上了小一,他們的世界就開始變得複雜很多,要面對競爭。
這個競爭不只是成績或將來的工作表現,更重要的競爭比的其實是──誰能從容、勇敢、有毅力地面對這個世界。

明頓蛋糕的戰爭唉!只是個小Case而已

Emma~ㄚ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