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上完早上第四堂課,她急忙趕回辦公室,今天應該把週記發還學生,但是才改到一半。 
顧不得吃飯,她立刻埋首工作。
不久,她改到一本完全空白的週記,不由得擲筆長歎,腦中浮現一個陰鬱的臉孔。
她大學一畢業被分發到這個國中,學校旁有鐵道,上課很容易被影響。
學校總會壓榨新手,所以她一二三年級都有課,並且帶一個一年級導師班。

Emma~ㄚ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